{page.title}

补上校园普法在偏远地区的短板

发表时间:2019-03-05

如何满足偏僻地区的孩子们见到检察官的渴望,黄花春倡导检察院联合当地乡镇政府,把多所学校的孩子集中在一起,让一次活动覆盖更多学校跟孩子。

法治教育已经列入学校的通例工作,很多学校都把法治教诲融入日常的教育。她提议检察机关更多利用互联网等公共媒体,与学校建立互通,把更多鲜活的法治教育内容通过远程在线的形式,传递到更多的学校。

“但不是每个学校都能享受到检察官带来的专业的普法教育活动。”黄花春两会前曾到基层城市学校调研,把加大边境地域城市教育扶持力度的倡议带到了会上。她告诉记者:“越是偏远乡村的学校,对法治教育的需要越迫切。”

每个学校个别都设有德育处,每个年级有德育老师。黄花春表示,德育老师大多不是专门学法律的,希望检察机关可能结合有关局部,把学校里负责普法教育的老师组织起来,有针对性地进行培训,把检察官校园普法的好教训、好模式、好内容传递给这些老师,推动校园普法水平的整体提升。

担当全国人大代表后,黄花春代表和检察机关有了更多接触和交流。对检察机关发展的法治进校园运动,特殊是各地检察院检察长带头担负法治副校长的做法,黄花春代表十分夸奖。

本报北京3月4日电(记者郑博超)“检察官来学校里普法,孩子是非常欢迎的。但还是有很多偏远地方的学校跟孩子,不机会见到检察官来普法。”全国人大代表、广西壮族自治区崇左市高级中学英语老师、办公室副主任黄花春直言不讳地谈到了检察机关法治进校园的“不足”。

但检察官的力量毕竟是有限的,如何让更多的学校特别是偏远学校的孩子也能见到检察官,也能受到来自检察官的专业的普法教导,黄花春代表提出了自己的主张。